年轻人中文网-年轻人第一门户

这位全职奶爸将儿子培养成编程网红

时间:2019-11-06 18:43来源:作者:木木点击:

  记者 | 江敏

  三点半放学后,小学二年级的Vita从上海闵行匆匆赶到位于浦东区的一幢大厦,这位编程小网红将在这里录制他的新一期视频。一起来的还有他爸爸周花卷。

  Vita因为在B站上发布Apple Swift语言编程教程而走红。最火的一则视频播放量超过38万,评论数接近1000条。“研究生的我不如小盆友”、“程序员返老还童”、“这才是真正的祖国的花朵”等弹幕在评论区格外显眼。

  他的热度也被苹果官方注意到。近日,作为开发者交流平台,Apple设计开发加速器邀请Vita分享“教学”经验,并当场录制一期教学视频。苹果于去年成立了这一平台,为国内开发者提供培训和交流机会。

  周花卷(左一)正在Apple设计开发加速器的办公室里观看Vita(右一)录制视频

  “我小孩十一岁,他现在通过游戏接触编程,Vita这么小就在社交媒体上当老师,很了不起。”Apple大中华区开发者关系负责人谢恩伟评论道。

  之所以能收获这些溢美之词,周花卷功劳最大。他从2015年开始,放弃稳定的咨询工作,全职在家带娃。这也让他有更多时间观察孩子的兴趣点:“当父母真正从观察中获得关于孩子的全部‘画像’,才能理性地做出适合他们的教育决策。”

  编程执念

  教Vita学编程的想法来源于周花卷自己的成长经历。初中时,周花卷曾凭借信息学奥赛天津赛区第一名被保送至高中,尽管大学读的是文科专业,但他并未放弃发展IT相关的技能,毕业后从事技术咨询的工作。“我很早就开始接触编程,希望他也能从中找到乐趣。”

  Vita四岁半时,周花卷开始试探孩子的兴趣点。“4岁半的小朋友还不认识什么单词、拼写和语法,这一思维发展规律无法忽视,但Vita对一些有编程要素的解谜游戏很感兴趣。”周花卷还发现,平常多动的Vita在做数独和拼图等分析游戏时也能专注下来。于是,在孩子5岁半时,周花卷开始让Vita学习简单的编程语言。

  与少儿编程大多从Scratch开始起步,周花卷选择了Apple Swift。2014年,苹果在WWDC(苹果开发者大会)上发布这一新语言,两年后学习平台Swift Playgrounds也面市。它不要求玩家的知识储备,先从闯关解谜开始,掌握Swift基础内容后,再向高级别进阶。周花卷认为,Swift Playgrounds需要编写真正的代码,学习门槛比Scratch高,但上手并不难,学习过程就像通关游戏一样,适合初学者。

  从经历认字母、敲代码、理解复杂概念后,Vita开始独立复盘和总结学习内容。由于playgrounds版本升级,Vita趁今年暑假又将过往关卡重新完成了一遍。“既然能独立完成,为什么不录视频教大家一起学呢?”在周花卷的提议下,Vita君于今年夏天在B站发布自己的第一支教学视频。

  图片来源:Vita君的教程课

  在视频里,Vita会抑扬顿挫地突出重点,在遇到难题时提高一个声调自问到“那该怎么办呢?”在游戏主人公顺利完成关卡,拿到所有红宝石后,他还会自评一句“完美”。周花卷发现,Vita在录视频时比平时更专注,也养成了“乐于教授”的性格。“在班里,同学们有时会叫他周老师。同桌爸妈还告诉我,Vita在课间教他们的孩子学习乘除法。”周花卷说。

  在B站走红后,各种评论也相继出现。有些人点评Vita的发际线堪忧,还有人则抱怨教学内容简单。周花卷会挑出一些评论转述给儿子,但并未让Vita直接运营账号。作为微博有几万粉的社交达人,周花卷看得很淡:“我不会删评论,但中肯的意见我也会和Vita一起改进。”

  兴趣引导

  尽管Vita的编程学习得益于周花卷的有意引导,但他认为,孩子的兴趣应该始终处于第一位。“我也曾有意识地在学前给Vita读英文绘本,但他对英语的兴趣显然还没产生,就没再推进下去。”

  在周花卷看来,判断孩子兴趣点的方式除了看他是否专注,还可观察他会不会“自发”学习。Vita曾上过两年多的乐高兴趣班,但在课后并没显示出更多热情。一年级时,Vita参加了电子学会举办的机器人等级技术考试,结果并不理想,周花卷与孩子商量后决定停掉乐高课。“他的理论考试成绩比四年级学生还要高,但一到上手搭建模型时,就无所适从。可能对机械结构的理解并不是他的强项,不如将更多时间留给编程。”周花卷解释道。

  一旦确定兴趣点后,周花卷开始有“套路”地鼓励Vita将其发展下去。在刚学习Swift时,Vita常遇到无法理解的概念。“我们的交流有时会变得气氛紧张,因为他没法理解一些内容,变得困惑和生气。这时候,我会告诉他:‘我们先放一放,你先学点别的。’隔些天,他自己会想通。”

  在学习时间和频次上,周花卷并未刻意安排,而是两三周学习一个章节,空闲时穿插数学、拼欧美精品VIDEOSSEXOHD图,乐高等内容。周花卷认为,孩子会有能力天花板,不适宜高强度灌输:“我会偶尔试探他所能承受的能力边界在哪里,以及天花板是不是升高了。”

  与其他强势家长不同,周花卷在许多方面表现出包容态度。比如他不排斥Vita玩游戏,但很在意游戏是否“有营养”。在准备幼小衔接的内容时,也不要求Vita按部就班的系统学习。“Vita的拼音是在微信上学会的,因为常常和爷爷奶奶发微信,我就让他尝试用文字替代语言。慢慢边问边学。”他说。

  在谈到对Vita的未来规划时,周花卷也坦诚会让Vita参加编程类的比赛,但这一切都需要以孩子意愿为导向。

  “5年前,谁也想不到现在民办学校要摇号入学。如果总是用外界标准去规划未来,一旦外因变化,家长很容易就丧失了指挥棒。不如将眼光放长远一些,他想往哪爬,就去给他搭脚手架。”周花卷说。

  全职爸爸

  成为全职爸爸也是他为孩子搭起的一根“脚手架”。

  因为孩子外公外婆身体不好,Vita三岁时面临“谁来带”的家庭困扰。从收入上看,妻子收入略高,职业也正处于上升期,而且他上班离家较远,咨询工作也总是遇到加班。综合考虑后,还是决定周花卷在家带娃更合适。

  不过,在家带娃并没有影响他的事业。直到现在,他仍维持着爱好与赚钱兼得的工作:一是来自前公司的咨询兼职;他还与《自然》杂志(Nature)驻上海的科学记者一起做科学新闻和评论;再者,他偶尔还会处理一些外文科技图书的翻译工作。这些零散的兼职曾给他带来近20万的年收入。在Vita君走红后,有盆友建议周花卷开拓少儿编程领域的业务。

  自称“佛系”家长的周花卷并不在意外界对全职爸爸的偏见,他认为这个身份的困扰在于如何平衡时间。有了二胎后,这个问题更加凸显。女儿还不会走路时,周花卷得背着她去接送Vita上下学。从女儿早上6点多起,到晚上哄完俩孩子睡觉,他的日程被塞得满满。除带娃外,拖地洗碗洗衣服也得他处理,趁女儿午休期间,他还得处理兼职工作。“不想上班时,还可以请假,但全职带娃后,没有人给你放假。”周花卷说。好在女儿今年开始上托班,他有更多时间去做自己的事。

  但全职带娃也让他收获不一样的体验。“你会有更多时间了解孩子,对‘他是怎样一个个体’的画像更准确、更丰满。“周花卷认为,“父母”这一角色需要责任感,还要有观察力。“尽可能全面地理解孩子,用他们更易接受的方式做决策,教育回报才会更有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