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人中文网-年轻人第一门户

弟弟侵吞亲哥哥的家产,知县是怎么结局这案子

时间:2019-11-02 18:40来源:作者:木木点击:

清朝嘉庆年前,时任湖广总督百龄治下发生了一宗颇为棘手的奇案。

有个名叫张弘的江西赣州人,在汉口经商多年,挣了不少钱,就在老家购置了几年田宅,经过数年的经营,家境变得越来越富裕。

张弘过完六十岁生日,觉得身体状况不如以前了,决定回到赣州老家去颐养天年,以免常年在外饱受奔波劳累之苦。

张弘有一个兄弟名叫张弢,在赣州老家读书,是一名秀才。虽然他的日常生活都靠哥哥张弘供应,却居心不良,竟利用田产契约都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机会,把亲哥哥劳累多年、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产业硬说成是自己挣的,全都独吞了。

image.png

这样一来,已经回到老家的张弘顿时陷入困顿之中,想去官府控告弟弟侵吞资财的行为,却又拿不出证据来,真是无比悲戚。

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张弘只好带着很少的一点钱,重新回到汉口去经商。可是几年下来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,生意已经大不如前,张弘又气又愁,成天长叹短叹。

到了嘉庆十年(公元1805年),张弘听说时任湖广总督百龄善于断案,多次伸张民间的冤抑,于是写了一纸诉状,前往总督衙门控告弟弟。

百龄接到报案后非常重视,亲自询问张弘,知道他的父亲和祖父都很穷,死时没有留下任何遗产。弟弟张弢当时刚满20岁,多年来依赖张弘的抚养和资助才得以读书成人。

image.png

了解这些情况后,百龄已经掌握了这起案件的大概情由。他打破惯例,并没有把状纸作出批示后层层下发,而是马上亲手交给江夏知县,让他来审理此案。

由于这是一起跨省起诉的案件,被告人远在江西,江夏知县既难以传人到案,又很难去实地察访,耽搁了很多天仍然一筹莫展。

无奈之下,江夏知县只好去向总督大人请教破案之策。

百龄看着江夏知县愁眉苦脸的样子,微微一笑:“这事其实并不难办。你找出一宗盗劫案,把被告人张弢列为窝主,这样不就可以传讯他了吗?”

江夏知县恍然大悟,马上按照总督教给他的法子,出具了详细的公文。百龄便以湖广总督的名义,将公文发给江西巡抚,要求他派人立即逮捕张弢,并将其押解到湖北进行审讯。

没过多久,张弢果然被押解过来,百龄亲自进行审问。

他一见到张弢,就厉声喝斥道:“你身为秀才,理应恪守名教,遵循礼法。不料你竟敢给江洋大盗充当窝主,从而得以广置田宅,家资宏富。你的犯案情节实在可恶,如今国法难容,必须将你严惩!”紧接着,百龄就逼令张弢快快招供。

此时的张弢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,只求苟全性命,于是指天发誓,供称他名下的家产其实都是哥哥张弘经商挣来的,跟自己没关系,也从未做过给盗贼窝赃的事。

百龄趁热打铁,让他承认了侵吞兄长财产的事实,接着传张弘到案。经过二人的当面对质和讯问,一切情况都水落石出了。

百龄当堂作出裁决,下令革去张弢的秀才功名,并施以鞭笞之刑。他所侵占的家产仍归张弘掌管,由张弘给予张弢部分生活费用,并警告张弢不得再妄加干预。

张弢俯首认罪,表示服从判决,于是这起跨省案件圆满结案,众人均无异议。

人们评价说,这起案件牵涉两省,案情较为复杂,前前后后又经过了多年,而百龄巧设一计,只说了短短的几句话,就让被告人乖乖认罪,这种新闻在线断案之明实在令人佩服。